发布于 

转瞬即逝的一年,这一年的结尾

好像就在昨天

一下子好像突然想起什么,一寸一寸叠起来的小房间里我仰着头。我阳了,发烧的挺厉害,我还是坚持坐在桌前,我抬着头,我想着昨天,昨天的昨天,昨天的昨天的,昨天。
嘶,我好像刚开学来着?
不对,一个学期就这么过掉了啊,好快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惶恐疫情提前放假的缘故,我觉得今年格外的短

达芬奇

人们错误地叹息时光的流逝。责备时间过得太快,不认为时间是充裕的,自然赐给我们以好的记忆,使一切事物经历的时问比实际存在的时间还要长久。

回顾2022

我突然好像又不觉得是件坏事了,来让我好好回顾一下我的2022:
起初的,抱有热忱的,反向字体编辑的轮子,立项,到如今也只是停留在了新建文件夹的阶段。
然后我着眼了新的目标———开箱的图床,直到我看到了已经有了的并且非常优秀的PicGo-Core,我望向了其生态,也向往着其生态。
我着手了短视频制作,我记录着我的学习经历,其实这也是我仅仅保留下来的一个习惯了。
赚了!

亲友别离

被带走的还有一张会很大屏障,催促着成长。

有人会说,无能者怀念过去。过去有的盛夏,现在也有,过去有的难道现在没了吗?如果是我,我应该懒得理他,我会认为没什么意义,证明自己有能力又会发生什么?可能,只是会让他换一个地方再这么说一遍。
世界不停的循环着。

不耐烦yes责任

我在学校里,有了一些责任,慎厥初,惟厥终。我不知道成长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,可能我正在经历,网络使人相遇是很简单,可是好像让每个人越变越远,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想明白其实问题不是出在了网络。可能是我老了。
从前,我义愤填膺的在各个角落置评我巴不得告诉全世界我支持的,我理解的。慢慢的,我打开了那个自己的屏蔽按钮。屏蔽外界的同时屏蔽自己了,这样确实会让我舒服不少,越来越觉得我觉得累的是与他人交流。
看到了好多,心里面总是会有一个念头:这是我小时候最渴望拥有的,可是现在我长大了。
我有很多朋友,我希望永远与他们没有利益冲突,甚至没有利益交流,我渴望他们永远是我纯粹的朋友。

挚是执与手

我也遇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他走过的路我正在走,不吝啬的抛出一个个答案。

引人深思的,
正确的,
难以理解的,
相悖的,

我都没有反驳,我很享受观点的碰撞。

致马上到来的夏天

一年一年真的好快。

确实不能只活在过去。

亏了,当时没好好怼他。

墨守成规了还是

学校里有一门,职业生涯规划的课程。还有一位很负责的老师,确实挺有本事的,奈何有一个人的共性,这里不细说了。
我去做了那一堆一堆的测试,做测试的时候,我也在想一个问题,如果我从心里去接受这些结果“设定”我是不是就是给自己了一个暗示。
我确实会给自己加油,这通常发生在。。。体质测试的时候,这项数据对我来说还是太重要的。

妈的,不甘心

我有时候不太甘心自己活得太和善,尽管我以往都是如此做的,“谢谢” “抱歉” “不好意思” 泛滥了。
就不值钱了,多少人曾经践踏在我和善的性格之上,我改变着。

我见识过那些自我为中心者,我现在往往会忍着厌恶去配合他们演出。

我也见识过真正的智者深藏暗处,片叶不沾身的智慧把他包装的太神圣了,至少在我心中是这样。

再来看看我的…

写到这里了都,发现我心心念念的生活还没写。
没有很豪华,但是我知足。

知足了

我这样的一个家庭,双世同堂。
现在一想,这可是我摆烂的资本啊!啊哈哈哈哈。。。哎

我经常在评论中看到了,二十出头的年纪当上了户主,我很难理解那样的心情,我当然没有资格说什么,我可能只是悄悄的告诉自己一声,知足吧!

确实是,虽然不大的房间,但是冬暖夏凉。

我的零花钱总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,这可能和我一直不会觉得饿(⊙﹏⊙)有点关系,算了,不管了。
我有两台电脑,台式被放在家里,而笔记本是开学买的,配置对我来说完完全全okk,知足啦。

船到桥头自然直

名利对我来说有一定的吸引力,我确实做梦都想着功成名就,我也为此忍了挺久的。

我不想做计划,我不希望计划雪崩那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,干脆!走一步看一步,我对他人的安慰其中除了部分概要分析,就是“船到桥头自然直”

来呗

我不怕预期内的计划变动,我希望我能掌控一切。
我确实有一些敏感,在变化这方面,怎么说呢,我总觉得是第六感,就当我第六感准,所以我不怕,来呗那就。

忘得掉

从小到大,好像没什么忘不掉了的,我能释怀一切,啊哈哈哈哈哈。

对不起,不该在这方面开玩笑的,宁可信其有……

我是不是也能烧出舍利

什么什么方丈坐化佛前…那种什么的,我觉得我也有部分很难得的心境,我比较冷静,如果事件的结果我能够承担,那么冷静的必然的。如若?

嘶,不好说。算了,烧不出。

做不完的梦

睡不醒,那就一直睡。

新年快乐

兔年了,好快。

new_year_2023-2023-01-06-23-06-31